欢迎您访问优户网
09
2014-01
谁在掌控中国经济的顶层设计?
你是第 3853个围观者
中国的网上从来就不乏热点,最近炒得很火热的就是所谓的顶层设计。看上去大家热情很高,都以为自己将会成为总设计师,可是,我要问的是,中国的历朝历代有哪一个顶层是设计出来的?我没有看见。
  中国的网上从来就不乏热点,最近炒得很火热的就是所谓的顶层设计。看上去大家热情很高,都以为自己将会成为总设计师,可是,我要问的是,中国的历朝历代有哪一个顶层是设计出来的?我没有看见。2200年以来,中国的每一个顶层都是依靠打出来的,就连孙中山也是如此,尽管孙中山先生曾经也想学华盛顿把总统的位子让出来,以蔚风气之先,结果如何,袁世凯当了几天临时大总统后居然想的是恢复帝制。所以,这个顶层设计看上去很美,在中国的政治逻辑上却说不通。说不通的事不妨碍我们做一些分析,以打开我们的思路。经历了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中国已经走入由美国及其美元主导的世界经济秩序的深水区。
    
  美国已经开始实施针对中国的“屠龙战略”(详见美国威廉.恩道尔的《目标中国:华盛顿的“屠龙”战略》一书)。未来到处是冰山、暗礁与漩涡。中国的经济巨轮是否可能在未来不断变幻的不测风云中触礁、搁浅和沉没,甚至像前苏联一样突然解体?当“顶层设计”成为时髦的话题之际,我们不禁要问:中国经济的顶层在哪里?中国经济顶层的核心内容是什么?谁在控制中国经济的顶层?中国经济顶层控制权是否已经旁落到海外政治经济势力的手中?中国是否正在沦为国际金融殖民地?以美国为首的军政集团把全球围剿重点指向亚太,是否在配合着中国经济顶层控制权的最后争夺?中国军队的后方粮草大营是否已被美国控制?这是事关中国经济社会全局的重大现实问题。
  这就不是什么顶层设计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经济主权的问题。如果涉及这个问题,就不仅仅只是经济问题了。我想我没有必要对主权这个概念做过多的解释,在中国近代史上,中国丧权辱国的事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全国人民都很悲恸。所不同的是,在当时丧权辱国是公开的,现在丧权辱国的事是隐秘的。在中国30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民从来就没有感到过面临如此复杂的局面。好不容易积累一点财富,却有可能被中国的权贵资本和国际资本合谋洗劫一空。最为典型的就是黄金的炒作,将中国民间一点可怜的财富都被吸引进去,这几年来在1200美元上方大约吸引了民间资金3万亿人民币,在黄金泡沫破灭后,基本被国际资本洗劫一空。这个经济的主权在哪里?更有中国的房价泡沫更是离谱,全世界经济史上亘古罕见,至少吸引民间资本20万亿,泡沫破灭同样面临被国际资本洗劫一空。我们何谈保护民间财富?如果在这两个巨型泡沫破灭后,中国经济又哪里来内需?这种虚假的繁荣,总有一天会成为全球经济界的笑谈。更有这几年的买房人在说:我的房子升值了,我是100万买的房子,现在值120万了。这真是见鬼的事,我想问的是,你手中的钱贬值了多少?这种以货币贬值的本质推动的房价泡沫,最后一定会破灭,而且是被国际资本洗劫一空。哪里来的保值?
  有人一定会问,为什么房价泡沫破灭所有被蒸发的财富,最后会被国际资本的全部绞杀?这是很简单的事,也是中国民众从未经历过的事。看看黄金我们就知道,黄金和不动产在中国人的眼里为什么如此贵重,很显然就是人民币对内贬值太多了,才逼迫大家一股脑的去买黄金和房产避险,最后这两件东西度成为资本炒作的对象。资本为什么要炒作?一个目的就是赚钱。钱被别人赚走了,你得到的是什么?竹篮打水一场空,是这种泡沫财富的最好写照。对财富的无情屠杀是资本特有的本性。因为我们的房产已经成为彻头彻尾的金融资产,而不是居住的房子。要讲清楚这里面的道理,请看看黄金价格是怎么跌的就很清楚了。造成这场危机的最后问题,那就是我们的经济主权是否已经大权旁落?这是一个我无法回答的问题。这是一个特殊的年代,也是一个绞杀财富的时代。我们需要当心的是自己的财富不要被绞杀。
  在世界经济史上,所有发展中的国家都有一场这样劫难,因为大多数人的观念没有改变。也正是如此,资本的嗜血本性不为人所知晓,再加上所有的投机客都有贪婪的本性,所以中国的楼市才会成为一个大赌场。现在,中国的泡沫正在消灭最后的购买力,等大家都进去楼市后,泡沫才会破灭。黄金也是如此,再等等中国傻大妈还有多少。为什么中国会成为民间财富的屠宰场,因为中国人太缺乏基本常识。我这样说只是为了提醒那些在做梦的人,应该醒来了。因为我们的经济主权正在接受全社会的拷问,我们将如何面对这种财富被剿灭的时代。穷人有穷人的好处,起码不会跳楼自杀,而富人的财富如果来路不明或者本身就是带血的,那么,上帝就在看着你们,小心啊。
  在此,我,我们首先来分析一下市场经济制度中的“顶层权力”及其内部关系,以便我们更加清楚的了解这个时代。我们既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如果是资本主义,那么,资本主义很多好的东西我们没有,比方说完善而独立的法制体系和自由市场经济体系,这是香港的优势,然而却是我们所欠缺的,而资本主义的血腥、掠夺、欺诈、贪婪、垄断、残暴却充斥中国;如果是社会主义,那么,社会主义的全民福利保障体系有时我们所没有的,而社会主义的集权主义、腐败、专制却成为中国最大的痼疾。这哪里说得过去?这个说起来就是上层建筑的问题,已经远远脱离经济基础的发展。在全球化的今天和美元升值的周期,中国社会的裂痕将会越来越大,以至最终将会产生断裂。这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因为社会的动荡最终将阻碍生产率水平的提高。这里面的本质是,市场经济制度的顶层权力不同于计划经济制度的顶层权力。计划经济的顶层权力存在于使用价值领域,而市场经济的顶层权力存在于价值领域。这种对顶层权利的理解不同,严重影响了自由市场的经济体系。所谓动员群众,实际上是在使用劳动力的价值来为统治者服务,而不是让劳动力产生最大的价值,这就是中国和美国最大的不同,美国全员劳动力生产水平相当于中国的18倍,也就是说,中国18个人所创造的劳动价值只能等同于一个美国人。顶层的权力如果只存在使用价值的领域,可想而知,将会产生什么?滥用职权、藐视法律、干预人权、遏制自由这种种弊端就会毫无例外的充分暴露。
  在任何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其经济的顶层权力都是由“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资产定价权”组成。这三大权力之间相互联系而形成一个相互影响的权力体系,决定着市场体系的广度、深度和功能,主导着经济体系的运行和全社会财富的分配。如果没有顶层权力概念或者不了解顶层权力之间的互动关系,就不可能了解货币、外汇、资本市场、产业资本、政府财政、对外经济等彼此之间复杂的关联关系;如果没有站在市场经济“顶层权力体系”这一制高点进行观察和分析,就不可能制定出系统的、具有前瞻性的宏观经济政策。这里有两点必须说明:第一中国不属于市场经济国家,尽管习近平在访问美国时表示,中国将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起码现在还没有;第二目前中国的这个顶层权力正在逐步丧失,这是我们时刻予以关注的。这也是中国民间的财富在这一轮货币混战中将会散失殆尽,我很悲观的预计,几乎全部都会在美元升值的周期内被国际资本席卷一空,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美元走强中国泡沫一定会破灭,如论如何都无法维护下去。如果我们不充分注意这一点,任由事态发展下去,那将会导致严重的后果,以致于完全无法收拾。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中国的经济问题确实与顶层设计有关,而进行顶层设计必须保证全民的利益。中国再也不可能闭关锁国重回半封建半殖民地时代,既然不能回去就要考虑朝前走,前方是什么无需我来说。只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光辉的坦途,一个是万丈深渊。究竟选择什么,不是我的义务。
  经济顶层权力体系的互动结构示意图如下:
  基础货币发行对汇率和资产价格有一系列复杂的影响;同时,汇率走势决定着海外热钱的出入、基础货币的松紧、产业资本的兴衰、资本市场的起伏;此外,通过扩张或紧缩股票债券的规模可以影响基础货币发行和汇率趋势。所谓“量化宽松”或“定向紧缩”也是通过金融市场和金融工具来完成的。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再说说美联储现任主席伯南克,在他出任美联储主席后,美国一系列危机如期爆发,所造成的后果是百年不遇。临危不乱,可说是伯南克的典型性格,再加上使用各种货币工具和金融工具处理危机,可以说是庖丁解牛,技巧娴熟,天衣无缝。具体处理方式,可以参照我的《黄金崩溃》。对外,以量化宽松释放美元,点燃新经济体国家的通胀之火,推高新经济体国家的资产价格,以美元的流动性悄悄掠夺新经济体国家高速增长的成果,以弥补次贷危机造成的美国本土的损失;对内压低中长期贷款利率,推动制造业和房地产业的复苏,设法恢复正常的就业状态,增加非农人口,提升消费者信心。在美元指数底部横盘时,念念不忘的是在他任职内实行美元的王者归来。美联储在不声不响之中刺破黄金泡沫,本质上就是为了扫除美元王者归来的路径上的最大障碍。第二大障碍就是全球资产泡沫,包括新经济体国家的泡沫和全球超级泡沫——中国房价泡沫,肯定将导致一场血腥的财富大屠杀。第三大障碍那就是全球其他国家的GDP泡沫,采取货币工具,迫使这些国家GDP泡沫破灭,消除全球经济的虚假繁荣。全球任何国家GDP的定价权是美元,而不是这些国家自己的货币,这是我们要当心的。不扫除这三大障碍,就不可能实现美元的真正走强。当然,做完这些事不一定都在伯南克任期内,却一定是他的主张。而这些主张,下一任美联储主席不会轻易变更,因为这是美联储的全局性战略,不是个人行为,更不会出现类似于中国的“一朝天子一朝臣”“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的政治状态。
  货币发行权属于国家主权。货币发行的目的究竟是为本国企业和居民服务还是为外国政府、外国企业和外国公民服务,由此,可以判定这个国家究竟属于经济独立的主权国家性质还是属于经济附庸的殖民地国家性质。中国2009年以来,两大因素导致货币激增,一大因素是政府无钱进行大规模投资,只得下行政命令让央行投放基础货币,数额是4万亿,这完全是多印出来的钞票。基础货币的投放,在市场上会产生杠杆效应,最低可达6倍,也就是可产生24万亿的市场效应。打一个简单的比喻,这些钱如果都买房子,当时只要三成首付,如果是10万的房子只要交30万就会拥有100万资产的使用权,3万亿就等于产生10万亿资产,于是,大家一下都有钱了。这只是讲了一个简单明白的比喻,实际上这些基础货币还有很多衍生品就更加厉害,在这里我就不多谈。当然不会一下有这么多钱都流进房地产,因为地方政府拿走不少。而当时中国的M2只有46万亿,大家想一想就会明白人民币对内贬值了多少,更应该知道为什么我们的M2四年翻一倍的主要原因了。另一大因素是外汇占款激增,当时的数据是,2008年12月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1.95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7.34%,略高于去年9月份央行公布的外汇储备余额1.9万亿的数据。而2009年刺激经济计划后外汇储备激增,到2010年末外汇储备余额为28473亿美元,一年净增加4481亿美元,这里面有很大一块是外汇占款。所谓外汇占款,指受资国中央银行收购外汇资产而相应投放的本国货币。由于人民币是非自由兑换货币,外资引入后需兑换成人民币才能进入流通使用,国家为了外资换汇要投入大量的资金,需要国家用本国货币购买外汇,因此增加了“货币供给”,从而形成了外汇占款。也就是说,这是央行投放的另一主要基础货币。这两笔钱都是相当厉害的,在市场上同样会产生杠杆效应。各位大家必须明白的是,这两笔钱都将枯竭。前一笔基础货币不可能会再搞,后一笔外汇占款在出口企业大批倒闭下不会产生。这样,市场上的资金面将会紧缩。在这里我不讨论主权问题,我只是告诉大家,外贸数据造假事件出现后,中国外汇储备泡沫已经破了,外汇占款也就会急剧减少。
  汇率定价权也属于国家主权。一国的汇率政策究竟是服务于本国资本和产业还是服务于外国资本和产业,以及汇率定价的主导权究竟是由本国政府掌控还是由外国政府或外国国会控制,由此,可以判定该国是属于经济自主国家还是外国金融殖民地。这里面的问题就很多啦,先谈谈我们一直坚持多年的僵化的汇率体系,只是盯住美元,而美国国会经常对中国汇率进行干预,那是因为美国的制造业和资金很多都在中国进行投资中,为了保证美国的企业和私人的在华利益。现在不同,美国国会再也不会提什么汇率操纵,其原因就是从2011年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提出制造业回归以后,美国制造业和资金都在撤回,而且,据白宫宣布,2012年已经撤回39%,2013年撤回70%,2014年100%撤回,而且,资金也是按照这个比例回流。这时就不提人民币升值了,那以后的结局注定就是像日元当年泡沫破灭前日元大幅贬值一样,泡沫破灭,从此衰退20年。这是以后的事,对于主权来说,美国干预中国汇率的事实不可抵赖,我们一定要记住这段历史性的进程。由于这个僵化的汇率体系,多少外国资本在中国套利无数,基本将中国改革开放所创造的出来的真实财富都被套光,留下一个巨型泡沫给国人承受。说是金融殖民可能言重了,说是把中国民间财富搜刮一空有可能言轻了,最后的结果,就要看这个巨大的泡沫破灭后所造成的危害究竟有多大了。历史终要讲究最后的定论,何况事实并未明了,但是,我们一定会见证。中国和美国事实上在汇率上是谁也不欠谁,却是谁都想利用谁,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美元汇率被严重低估,而人民币汇率被严重高估,这里面的裂痕必然会通过一场金融风暴才能解决,最后将看到究竟谁比谁痛苦?不过一定没有谁比谁更幸福。本人的预测不变,中美汇率大战开战后,第一阶段人民币兑美元12.6元,第二阶段人民币兑美元进入20元至30元区间。
  资产定价权主要指股票、债券、利率和本国主要大宗商品的定价权。如果某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权和汇率定价权被外国政府组织和国外央行所控制,那么,该国的资产定价权必然由海外跨国经济金融集团所控制。这里主要指的就是国际资本,关于国际资本的起源,我在《债务海啸》一书中有披露。国际资本的本性就是猎杀泡沫和有毒资产,这种本性决定了他们信奉只是丛林法则,对所有的泡沫财富绝不手下留情。从目前中国本位来看,我已经看出许多迹象显示有大资本在操纵中国的房地产,因为这里面的利益太大,十分诱人,没有资本会不动心。但这些资本都是短期牟取暴利的,留住他们根本不可能,因此,在他们出逃的时候就是泡沫破灭的时候。奇怪的是,这些资本先是一窝蜂涌进新经济体国家,也就是是说不仅仅只是中国,也包括金砖四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这次出逃,又是从这些国家一窝蜂出逃,其势迅猛,天下无敌,而且媒体炒作的很厉害。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全球各国密切关注。不过这一波只是引发这些国家股市大跌,还没有到摧毁这些国家的汇率的时候,因为这是第二步,第三步一定会集中资本摧毁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中国的房价定价权是在政府手上,这是国际资本攻击的对象,目的就是针对这样的政府行为干预市场自己谋利,不符合全球经济的法则。说到这里,我想大家已经懂了,不该说的话本不该说。常常在微博里看见有网友说:放心吧,有政府在不会让泡沫破。一看见这样的话,我就笑喷了。国际资本在攻击其他国家泡沫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失过手,没有绝对的把握不会轻易出手,就像美元没有扫除一切障碍,决不轻易发飙,而一旦发飙起来,其他非美货币就会遭受灭顶之灾。这已经被无数事实所证明。他们何曾在乎过其他国家的政府?除非那个国家无懈可击。但是,怎么可能,因为那些国家都是以掠夺本国人民的财富为目的的,其独裁和贪婪的本性决定他们要在经济上出问题。没有谁想打垮他们,只是他们自己先打垮自己,最后国际资本才会出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对这个国家经济的拯救方法和措施之一,因为本质上他们已经无可救药才会导致这种局面。
  如果外国政府和外国央行及其背后的海外跨国经济金融集团控制着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资产定价权,那么,这也意味着这个国家政府和企业已经丧失了本国国民财富的分配权、产业发展的主导权和宏观经济的调控权。道理上是这样的,但这里面没有如果,而是一种趋势,很多国家屈从于美国的霸权不得已而为之,有的更是急于一天就把卫星放上天,急功近利适得其反后不得不跳进美元霸权的陷阱里,以致完全不能自拔,干脆臣服于美元。这样的国家还少吗?当年的日本广场协议是怎么签署的,不签行吗?不行。最后泡沫破灭后,日本还是不得不依靠美国,否则,也成不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小小日本,在经济上是多么厉害,结果呢?汇率自由浮动,看上去,一切听市场的,实际上是听从美元的。我讲的这个是事实吧。若果是事实,那么,昨天的日本就是明天的中国。那么,我们需不需要这些权利呢?如果要,你就是全球最大的独裁国家,依靠权力来统治帝国,经济上与全球割裂,这个与人类的文明相冲突,不符合所有国际的利益,更无法和世界各国相融。这会造成更大问题甚至冲突。这显然也是不行。向前一步,人民币就必须实行自由兑换,汇率自由浮动,这个不由得我们愿意不愿意,而取决于美元何时走强。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决定着中国经济泡沫何时破灭的问题。一切的主动权都操纵在美国手上,我们为什么不迈出这一步呢?一个简单的道理,担心房地产崩盘。一直这样维持下去就不会崩盘吗?答案是否定的,只会影响更多的家庭,以后发生的问题就会更大。如果我们主动刺破泡沫,这个说明人民币主权还在我们手上;如果是被美国刺破了中国的房地产泡沫那就是丧国辱权,那就是人民币的定价权被美国掌控。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历史将不会饶恕这些制造泡沫的人。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泡沫问题,而是人民币主权的抗争。之所以我这样分析,是站在历史和未来的角度,从经济发展的视野来看待这些问题的,这已经不是单一的经济问题了,而是民族的前途和未来发展的大问题,不容我们忽视。
  丧权必然辱国。这种国家徒有主权国家之名,而无主权国家之实。外国政府和经济金融集团对该国的经济金融政策拥有强大的话语权,对该国核心金融管理部门的领导人之任命具有重大影响力。这种国家往往不停地进行宏观调控,但又表现为进退维谷、调控失效、越调越乱、失控失序的混乱状态。这类国家在经济、军事和外交领域倾向于软弱,一般不会强硬,因为不敢强硬,否则,必然后院起火,经济金融与社会分配领域会突然冒出一系列问题,让国家管理者顾此失彼、焦头烂额。中国是否属于这一类国家,这需要深入地分析。
  说人民币汇率由美国控制,这是网上颇为流行的一个观点。我却不以为然。汇率这个东西尽管是可以操控的,但是最终必须与其他国家货币产生对应的价值才能保持国际贸易的平衡,否则,这种贸易必定不会长久。要么是对方国家利益受损,要么是自己企业无法生产,总会产生很多问题。对于目前的全球汇率来讲,市场化趋势是不可阻挡的,也就是世界各国的汇率都随市场自由浮动。目前的中国汇率是固定的,但是离自由浮动已经越来越近,这种国际化大潮是不可阻挡的。
  从“经济顶层权力”的角度可以找出中国经济诸多重大问题的症结,而解决这些重大问题,也要从重新掌控中国经济的“顶层权力”开始。要实现“中国梦”,必须重新夺回中国经济的“顶层权力”,使得基础货币发行权、人民币汇率定价权和人民币资产定价权服务于中国的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和科技现代化。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优户网 [http://www.chinauhu.com]
不容错过
即刻成为优户会员,感受不一样的优户
优户公众号,随时关注最新业内资讯
优户网二维码背景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我是企业客户
 

错误信息
立即注册 继续加班
点我远离加班
X
联系我们
X
优户网微信二维码
关闭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定期抽奖送币
子傲代码设计 子傲淘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