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优户网
25
2014-04
我为什么联姻“莆田系”医疗?
你是第 2896个围观者
“再过五十年,出现一个哈佛医学中心这样子的机构,民营也是有可能的。”不知道二十多年前“下海”的时候,冯仑是否也这样憧憬过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未来。
  “再过五十年,出现一个哈佛医学中心这样子的机构,民营也是有可能的。”不知道二十多年前“下海”的时候,冯仑是否也这样憧憬过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未来。但确定的是,此时此地,他正在与我们一起畅谈中国民营医院发展的未来。
  
  视角拉向历史维度,在国家崛起与改革的大背景下,中国的医疗服务市场的确表现出了“节点式”的发展特征。
  
  比如政策环境,已经不止一位企业家谈到过政策变化所带来的全局性改变;比如市场需求,正呈现出与供给完全不匹配的快速增长;比如民营医院,完成原始积累之后展现了更强的竞争力和进取心;比如医生群体,医疗资源配置失衡、自我价值意识觉醒等现行管理制度难以为继,而且很多人相信,解放医生的影响将是决定性的。
  
  当然,冯仑倒没有如此宏大叙事。他诚恳的谈到,如果不是“理想丰满”的立体城市,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把如此多的精力投入到医疗当中,可能更不会和莆田人走在一起。但这或许就是机缘。
  
  医疗健康产业不仅在冯仑的立体城市中成了主导产业,而且他、刘永好(新希望集团董事长)、翁国亮(万好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联手组建的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文中简称“医健联盟”,冯仑担任联盟主席),更是将医疗行业中极具争议的莆系医疗拉进了主流舆论的聚光灯下。
  
  为什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冯仑看中了医疗健康产业?又是怎样的因素促成了他与莆系的合作?他们的合作又是采取了一种怎样的策略?
  
  在一个周末的午后,冯仑将他的经历、思考和故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道来。
  
  医疗产业符合“三高一低”的标准
  
  我们参考的是梅奥诊所所在的罗切斯特城的标版。
  
  为什么我们对这个事情感兴趣呢?
  
  我也不是看病的,不可能凭空突然对这个事情发生这么大的兴趣。要说缘起,是从六年前开始研究和发展立体城市。这是一种新的城市化模式,涉及到城市发展中各个业态的选择。
  
  在城市化发展当中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究竟是房地产做引导还是以产业为引导来带动城市化?我们从过去历史上看的很清楚,每个城市的发展都是产业带来居住、商业、公共服务、教育等,这是一个逻辑。可是,这么多年很多地方一直走的是相反逻辑,变成了卖地、搬迁、盖住宅,而产业没有,以至于资源大量浪费。结果是城市化变成了房地产化。
  
  城市本身只有简单一个卖地的GDP,后面的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没有能够建立起来。很多城市无限蔓延不说,关键空城很多,给大家带来极大不方便。这样的话,新城、老城都很别扭。
  
  从这个角度,我们三年多以前在研究立体城市的时候就一直在考虑一个事:立体城市要产业主导应该选择什么产业?理论上说,有无数多的产业可以选择。这需要我们在筛选产业的时候确定一个选择的方法。
  
  总体而言,我们希望立体城市是一种小型城市、微型城市。这样一种八到十万人的小城市、小微型城市,应该有两万五到三万的就业岗位。其实,我们很多参考的是梅奥诊所所在的罗切斯特这个标版。罗切斯特人口大概是十二万,一共两万五千个就业机会。两万个来自梅奥,五千个来自IBM。
  
  我们考察了很多以后就想,立体城市应该用什么样的可持续发展的产业?首先我们假定对所有产业都不带有任何偏见,然后确定三个标准作为我们选择产业的标准。
  
  第一个标准是高就业系数。有些产业就业系数很高;有些产业,比如金融,就业系数不是很高。因为一个人可以管一百亿、一千亿财产,最多再加上几个辅助的。有些就业系数还可以,比如餐饮,但是这些产业的就业人口收入比较低。而我们则是需要就业系数不仅高而且就业的人收入还要相对比较高,这就是所谓高端服务业。后来我们根据这个标准发现,医疗的就业系数很高,高端的医疗大概一个床位四到六个就业机会。而且医生、研究人员相关的收入也比较好。
  
  第二个标准叫做高需求弹性。所谓高需求弹性就是,每给一个单位的满足就刺激出新的需求。比如餐饮就弹性小,再牛的人一天也不能吃八顿饭。我们要找的是弹性大的产业,这种弹性大的行业,能够吸附非常遥远的人来,而且可以持续增长甚至增长是无限的。它的吸附力和辐射力都很强,而且市场无限大。按照第二个行业标准,我们发现医疗、教育都属于需求弹性大的。比如说健康,人从来不拒绝。越健康的人不等于说不需要健康,而是越需要跟生命有关的东西,相对来说需求弹性比较大。
  
  第三标准是高增长。每个行业它都有一个高增长的阶段。我们看医疗卫生产业,未来十年二十年属于刚开始、制度刚开放的阶段。根据过去三十年改革的经验,制度每一次开放,都意味着一次高增长。实际上,我们这几年改革有一个事情很有意思,就是要素的市场化。只要要素市场化,就可以带来商业的膨胀、快速的增长。比如说土地当初的开放,要素市场化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商业机会。医疗正在进行体制改革,很多要素市场化。比如医生多点执业所带来的人的市场化。所以,医疗产业未来有八万亿、十万亿的这样一个市场容量。
  
  这是“三高”,还有“一低”,就是低替代率。这个产业几乎不能替代,否则我们这个城市过两天换一个产业,过两天换一个产业。根据这个“三高一低”的产业标准,你可以看到,医疗健康产业就是高就业系数、高就业弹性、高增长,但是低替代率。
  
  “五五七”落地,与民营一拍即合
  
  文化基因跟民营医院的文化基因是一样的。
  
  把医疗健康产业做了研究以后,我们认为在立体城市里面,把它变成一个核心产业是可以支撑得住的。梅奥所在的罗切斯特这个地方非常典型。
  
  具体到这个医疗产业在立体城市中如何规划,我们请了一些城市经济专家测算了一个模式。比如城市规划两千到三千个床位,再乘以四就会有一万个左右的就业机会。这非常容易计算。但是除了看病还有别的,就业机会远不止这么多。在中国,一个医疗健康城可以包括的产业有五个部分,第一是医,看病;第二是养,安养、养老、养护、看护;第三是教,就是医学教育;第四是研,研发,包括很多重大疾病的研究;第五是贸,交易、贸易、做生意。比如,我们会建立一个医疗器械、耗材、药品等的交易市场。
  
  具体到空间结构就是六十万平米,七个项目。这些都是很具体的。这七个项目包括一个三甲医院,一个康复医院,一个医疗Mall。这个医疗Mall,参考的是新加坡百汇医疗集团模式:一个医疗Mall里面都是各种专科。然后还有一个养老的中心,另外有一个学校、学院、交易中心这些东西,另外还有一个健康酒店。
  
  你可以看到,最后落实到空间里,就是五个字(医、养、教、研、贸)、五大类、七个项目,六十万平米,非常具体。这就是我们定义的立体城市的医疗产业和健康产业。这些都是标配,到了每个具体城市可能还需要具体调整。我们算了一下,按照七个项目、五大类,至少一万五千个就业岗位,甚至还多一点。
  
  现在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为什么会关注医疗产业。我们毕竟是商人,把这研究完之后不是到此为止写篇论文就完了,最大的问题是把医疗健康产业这七个项目落实下来。落下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医疗体系从体制和运行方式上来说有三大部分。
  
  一个体系是公立系统,这个系统很庞大,但很难谈、很难合作。他们都有行政级别,也不差钱,而且医院办得好不好跟他们个人也没啥关系。第二个体系是国外的体系,看起来高端大气。我们也考察很多,但是引不进来。为什么呢?因为在国外好的医疗机构都是公益组织,而且也有研究体系支持,不是有市场就能引入的。它们一定要价值观吻合、研发配套才行。所以到目前为止,能够引进的只是一些医疗研究和咨询管理类的机构。
  
  再有就是民营的体系,很好很精彩。我们的文化基因跟民营医院的文化基因是一样的,都是从草莽开始,最初什么都没有。但是在二十年里,民营的医疗机构居然发展出一万家,有八千家都来自莆田。这太有意思了。然后,我们开始跟他们认识、讨论、研究,一起来把民间医疗做一个整合、提升。
  
  我不是办医院的。国外医疗投资发展的体系特别像酒店,开发商、投资商和运营商是分离的。按照国外这个模式就发展得很快。比如我们是开发商,我们知道全世界医院怎么设计、谁设计最好;莆系的医疗机构都是运营商;投资商可能是保险公司等其它机构。我们合作到一起形成互补结构。
  
  这样在我们整个医疗健康产业落地方面,就解决了,我们次序就出来了。先是民营,再就是当地的公立部门,再就是国外的机构。
  
  至此,冯仑所展示出来的更多是一个商人的逻辑——市场远景与合作伙伴。但这仍就无法解释整个链条中的关键一环:莆系医疗。在中国医疗行业,莆系医疗极为特殊。
  
  莆系医疗是中国医疗产业无法绕开的话题。因为数量庞大,莆系医疗举足轻重;又因为“野蛮生长”,莆系医疗饱受争议;还因为远离舆论,莆系医疗低调神秘。但不能忽视的是,经过了二十几年的沉浮,莆系积聚了雄厚的力量。
  
  那么,冯仑究竟看到的是怎样的莆系?他如何看待那些挥之不去的争议?他们又是为什么能够一拍即合?而作为他们合作的平台机构,医健联盟又是怎样一个组织?
  
  医健联盟的秘书长蒋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个联盟完全不同于传统的行业组织,松散、门槛高但目标明确。蒋涛提到,这个联盟参照中城联盟(全名为:中国城市房地产开发商策略联盟)建立。“策略两个字,就是冯仑特别提出要加入的。”蒋涛说。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优户网 [http://www.chinauhu.com]
冯仑

冯仑

1959年出生,是文革后第二届正式大学生。20岁的时候,冯仑成为中共的一员,接受过正统教育的冯仑,自然深谙正统意识形态及其语言方式。日后他的语言风格、思维方式、决策习惯,虽无刻意模仿的嫌疑,但自觉不自觉地就会露出那个时代的痕迹来。自1991年开始,领导并参与了万通集团的全过程创建及发展工作。1993年,领导创立了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之后,参与创建了中国民生银行并出任该行的创业董事,策划并领导了对陕西省证券公司、武汉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东北一间上市公司等企业的收购及重组。

不容错过
即刻成为优户会员,感受不一样的优户
优户公众号,随时关注最新业内资讯
优户网二维码背景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我是企业客户
 

错误信息
立即注册 继续加班
点我远离加班
X
联系我们
X
优户网微信二维码
关闭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定期抽奖送币
子傲代码设计 子傲淘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