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优户网
28
2014-04
光靠土地流转解决不了城市化问题
你是第 2832个围观者
我在《郎咸平说:改革如何再出发》里指出,我反对搞城市化“大跃进”,目前阶段,应该在中小城镇建立更好的制造业体系,以吸纳更多的农村人口。
  我在《郎咸平说:改革如何再出发》里指出,我反对搞城市化“大跃进”,目前阶段,应该在中小城镇建立更好的制造业体系,以吸纳更多的农村人口。
  在本轮改革之前,宅基地跟承包地,这就是农民所拥有的一切。他有没有医疗保险?有没有养老金?有没有公平受教育的权利?我告诉各位,基本上是没有的。举例说,过去农民有集体公社的赤脚医生对不对,现在没有了,都是要收费的;医疗保险过去是没有的,只是近几年才有解决不了大问题的新农合;退休金呢?也没有的;教育权呢?你可以受教育,但是农村的教育质量非常差,常常是一个老师教所有的课,在农村出生的孩子想考上清华北大会更难,因此一出生就是不公平的。
  那么这次改革对农民有什么实惠呢?首先就是他的医疗、养老和教育可以逐渐与城市接轨,可以纳入中小城镇的保障体系。中间这一块因为这个原因而放大了,对农民来讲和过去相比有了更多的实惠,这是非常好的。但是农民还不能去大城市,只能去中小城镇,因此这个圈终究没有放大到最外圈。这个我表示理解,因为这是第一步。
  请注意,我过去是一直反对上届政府所提的城镇化的,尤其是40万亿城镇化,我认为这是城镇化“大跃进”,我举出很多例子,说这种城镇化将使大城市不堪负荷。举一个例子,习近平主席2012年访问美国马斯卡丁,那是一个美丽的小镇,和上海市相比,上海人口是它的1000倍,但是上海市的小学只是它的100倍。换句话讲,它按人口平均拥有的小学数量是上海市的10倍。马斯卡丁的医疗也非常好,医疗资源充足,医院病人不多,门可罗雀。我们这儿呢,这几年在上海医生人数增加不多,医院数目还下降,因此医院拥挤不堪。在这种情况之下,大城市的生态圈已经非常糟糕了,如果你硬要搞城市化,大城市肯定是不堪负荷的。所以,只能从中小城镇化开始,让中小城镇的教育、医疗、养老等慢慢和大城市接轨,让资源在大中小城市之间合理地分布,这才是应该努力的方向,这一点也是我过去所建议的。
  这次改革给农民的另一大实惠,就是给农民拥有的承包地和宅基地更明确的财产权,这个就是三中全会所提的土地流转问题。过去农村集体土地是同地不同权,不能买卖,银行也不接受抵押。好了,现在宅基地也好,承包地也好,都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收益归农民,农民拿到这个财富就可以进入中小城镇,享受他的医疗、养老跟教育保障,这就是农民土地流转形成的一个城市化的推动力。换句话说,城镇要增加大量的新市民了,是个进步。
  当然了,很多人在批评说,农村土地能卖多少钱啊?这个批评是对的,政府需要考虑。因为大城市周边的农村土地虽然值钱,但差不多已经被收购完了,真正的偏远地区的农村土地是不值钱的,这个土地流转能否替农民创造更多的收益是存有疑问的。
  因此,光靠土地流转只能让大城市周边农村的极少数农民致富,而对绝大多数农民来讲作用是有限的。只有让农民进入中小城镇,在当地找到工作,定居下来,才是一个长久解决之道。所以我们今天真正需要什么?需要在中小城镇建立更好的制造业体系,以吸纳更多的人口。美国马斯卡丁小镇有非常多的企业在那里投资,可以雇相当多的人,我希望我们的中小城镇也像马斯卡丁一样,改善企业的投资经营环境,给予企业更多的优惠,让更多的企业尤其是制造业能够在中小城镇里面茁壮成长,吸收更多的农村人口,这才是一个长久发展之道。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优户网 [http://www.chinauhu.com]
郎咸平

郎咸平

1956年出生,中国台湾著名学者,经济学家;曾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服过两年义务兵役,当过记者。素有“郎旋风”、“最敢说真话的经济学家”之称。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 郎咸平用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郎咸平的系列作品出版后均为畅销书。 2010年被30多万网民公推为2010中国互联网九大风云人物之一。 2011年11月21日,“2011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郎咸平以485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8位,引发广泛关注。

不容错过
即刻成为优户会员,感受不一样的优户
优户公众号,随时关注最新业内资讯
优户网二维码背景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立即注册 继续加班
点我远离加班
X
联系我们
X
优户网微信二维码
关闭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定期抽奖送币
子傲代码设计 子傲淘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