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优户网
06
2014-05
棚户区改造是中国式缩小贫富差距的方式
你是第 3377个围观者
5月4日,住建部官网宣布,原辽宁省省长、省委副书记陈政高担任住建部党组书记。


2014/5/5 每日经济新闻


5月4日,住建部官网宣布,原辽宁省省长、省委副书记陈政高担任住建部党组书记。
   
  市场因此对中国棚户区改造有了更多的推测,低收入群体对棚户区改造充满憧憬。憧憬不是空穴来风,在担任辽宁省省长之前,陈政高曾长期担任沈阳市市长、市委书记的职务。其任职沈阳的近8年时间中,是沈阳市大力开展棚户区改造的“高潮期”。自2008年1月担任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后,更是在全省范围内推行了大规模的棚户区改造工作。
   
  从李克强到陈政高,辽宁进入棚改攻艰期,根据公开数据,从2005年到2011年底,辽宁全省累计改造棚户区2910万平方米,改善了70.6万户住户、211.4万棚户区居民的居住条件。预计到“十二五”期末,辽宁省完成保障性住房累计将超过200万套,全省城镇居民住房保障覆盖面将超过20%。
   
  棚户区改造不是免费午餐,与所有的保障房一样,面临着成本、商业运作等巨大压力。中国式的棚户区改造首先是通过房地产缩小贫富差距的过程,极具中国特色;其次,改造棚户区相当于改造贫民窟运动,推倒棚户区是再造城市经济生态的过程,是让城市低收入居民与城市经济一起发展的过程。
   
  在全球各大中等收入的人口大国,从印度到巴西,贫民窟像狗皮膏药一样大片大片贴在大城市的肚脐眼上、腿上、胳膊上。而中国政府,显然认为找出一条解决棚户区的高效、公平道路。
   
  棚户区改造面临的最大难题是资金。住建部副部长齐骥去年表示,虽然当年可以如期完成304万户棚改任务目标,但棚改仍然面临改造难度大、资金缺口大的问题。目前尚未改造的棚户区大多位于中西部地区、独立工矿区、资源枯竭型城市和三线企业较集中的城市。处于中西部地区的棚户区,大多远离城市、县城,即使在城市中心区的棚户区,建筑密度都很大,加之各地一般遵循先易后难原则,待改造的难度更大。
   
  资金来源于几块。按照辽宁的经验是 “九个一块”,即“政府补贴一块、政策减免一块、企业筹集一块、个人集资一块、市场运作一块、银行贷款一块、社会捐助一块、单位帮助一块、工程节省一块”。这九个一块概括而言,是通过政府渠道、市场渠道和社会渠道三大渠道筹资,其中政府渠道资金占比大约是38.67%,起杠杆作用;社会渠道资金权重仅占5%;市场渠道资金权重大约是56.33%。其中,市场资金中由政府通过市场化运作获得的资金占比是5.63%~11.27%,由参与企业通过市场化运作获得的资金占比36.33%~46.33%。从2005到2010年,辽宁省各级政府为棚户区改造融资732.46亿元,共撬动资金1894.13亿元。
   
  政府财政支出发挥了撬动市场资金的“杠杆”作用,市场资金则发挥着主要作用。政府分配新楼房,以低价补房屋超出部分面积的政策,相当于扶贫,而这部分资金或者在预算内由政府节省而来,或者由纳税人支付,是缩小贫富差距的中国式办法。而市场资金则包括低息的政策性融资,或者市场利率贷款、信托等融资,前者是政策红利,后者则需要当地经济发展、土地收入上升才能解决。
   
  为落实国务院提出的2013年-2017年新增1000万套的棚户区改造计划,中央预计资金总安排2.5万亿。其中,中央财政补贴安排2400亿,地方财政配套2400亿,国家开发银行安排6000亿中长期贷款、1000亿软贷款,带动商业银行1000亿商业贷款,计划发行2000亿债券资金,其他资金来源1.2万亿。平均计算,中央财政补贴每套能达到2.4万元。
   
  任志强先生在去年8月房地产博鳌论坛上算了一笔帐,地方政府配套投资不会少于1.2万亿,资金主要通过商业运作而来,明确提出地价不能跌——我们专门到总理去访问过的棚户区改造区了解情况,按照原来的计算,7平方公里的地,3.5平方公里用于400多万平方米的回迁,还要拍卖3.5平方公里的土地,算一算还缺几十个亿,除了政府的补贴之外,还要新拿出一部分地拍卖,这样才能解决这个十万多人的棚户区改造问题,这是新增的一部分。我说的这3.5是什么呢?就是7平方公里里倒腾出来的这3.5平方公里,原有的建设用地,也得全部拍卖了。这几个因素加起来就说明,他不可能把这个地价压得再低,再低一点就没法还钱了,所以必须保持适度的收益,才能完成棚户区改造的任务,还要拿出新增的收益中其它的一部分才能解决。较高的房地产价格,是对有能力购买商品房者的隐性重税,高房价是变相的公平税,转到棚户区拆迁户手中。
   
  通过钱钞大幅提高地价的确可以解决资金难题,却无法避免泡沫威胁,本届政府决心戒掉发钞习惯,健康的办法则是靠发展当地经济,让当地的房地产价格随经济发展逐步增长,棚户区中的居民通过提高技能,获得更高的薪酬,发挥消费能力。
   
  仅仅推翻低矮平房,贫民窟居民教育无法提升、职业通道无法打开,终会以新的形式沦落为新贫一族,棚户区滚地龙将以新的形态卷土重来。有教育、有工作、有发展、有前景,才能铲除滋生贫民窟土壤。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优户网 [http://www.chinauhu.com]
叶檀

叶檀

1973年生于上海,知名财经评论家、财经专栏作家。《每日经济新闻》主笔、《[1]解放日报》经济评论员,央视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在《南方都市报》、《南方人物周刊》、《财经国家周刊》、FT中文网等多家媒体开辟财评论专栏。 获《南方人物周刊》2008年度青年领袖、中国证券市场20年回顾与展望论坛20年最具影响力财经传媒人奖等奖项。主要从事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金融等领域写作。著有《拿什么拯救中国经济》、《中国房地产战争》。现居上海。

不容错过
即刻成为优户会员,感受不一样的优户
优户公众号,随时关注最新业内资讯
优户网二维码背景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我是企业客户
 

错误信息
立即注册 继续加班
点我远离加班
X
联系我们
X
优户网微信二维码
关闭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定期抽奖送币
子傲代码设计 子傲淘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