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优户网
09
2014-05
19家浙江房企输血50亿元现隐患
你是第 3801 个围观者
安丽芬
发达的民间金融,成就了长三角民企的奇迹,但也埋下了风险的隐患——每一次经济形势的下行,或者银根的收缩,都有企业要为曾经的激进决策埋单,而浙企,因为民间金融的暗中牵扯,则会出现一人发烧,群体感冒的现象,不幸的是,其中不乏上市公司的身影?

委托贷款是中国影子银行体系增长最快的部分,其中有不少上市公司的身影。
  
  4月29日,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4)》(下称金融稳定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2013年末,委托贷款的余额高达8.2万亿元。需要注意的是,2011年底委托贷款余额仅4.96万元,两年时间激增65%。
  
  面对委托贷款的风险,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2014年第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议上特别提到:“要牢牢把握委托贷款的中间业务本质,厘清管理职责,做好自营贷款与委托贷款的风险隔离。”
  
  而不容忽视的是,荷包满满的上市公司也是委托贷款的一大主力。央行金融稳定报告就指出,“2013年上市公司参与委托贷款明显增加,据统计全年上市公司涉及委托贷款的公告为397件,较2012年增长42.8%。部分上市公司在参与委托贷款、委托理财时存在使用银行信贷资金流向宏观调控限制领域等问题”。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房企和地方融资平台是上市公司委托贷款的两个主要去向,并在一年前通过专题报道揭示过此类风险(详见本报2013年5月3日22版“上市公司的影子银行生意”系列报道)。
  
  2014年以来,房地产行业急剧降温,房地产企业成为“事故”多发领域,浙江房企也不可避免。一个月之内,浙江已经有兴润置业和海宁立德房地产公司被曝倒下。实际数目可能更多,浙江衢州一位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华友房地产公司老板去年跑路,资产也遭拍卖还债”。
  
  然而,这对于热衷给中小地产企业贷款的上市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目前浙江上市公司共有249家,中间有29家给非关联方做了委托贷款,涉及金额达76亿元,其中就有19家上市浙企约50亿元流向了房企尤其是中小房企,现在已经有6亿元委贷出现了展期、逾期和涉诉状况。
  
  中小房企成“委贷地雷”
  
  而在一轮轮的调控中,中小房企往往首当其冲。
  
  华友房地产全称是“开化县华友房地产开发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其目前的经营状态是“吊销未注销”。
  
  “之前几年家里把几十万块钱借给华友房地产公司老板张华标周转工期,因为是熟人,只是打了借条,但是去年老板跑了。我们要的利息不高,但他还在外面借了不少高利贷,资金链断了。”上述衢州人士详细讲述道,“当时张华标把一栋别墅抵押给了我们,后来发现他早已把这栋别墅抵押给了银行。法院的人说只能等张华标本人回来我们的款才有希望。”
  
  像类似华友房地产事件有多少难以估算,但是对于频频发生的中小房企倒闭潮,上市公司浑然不顾,依旧通过委托贷款的方式输血中小房企。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3年末仍在存续的委托贷款中,19家上市浙企将约50亿元资金委托贷款给了浙江一带中小房企,年利率为7.2%-25%不等。
  
  最大的一笔是轻纺城将4亿元资金通过浙商银行绍兴分行委托贷款给钱清小城市建设公司,用于该县道路养护及钱清小城市建设,年利率为7.2%。其次是浙江东方,将3亿元现金通过农业银行委托贷款给嘉凯城,贷款期限18个月,年利率12%,预期收益高达5400万元。另外,美都控股为新湖集团提供了3亿元委托贷款,年化利率为13%;华海药业给浙江永强郎成房地产公司提供了2亿元委托贷款,年利率为12%,万里扬也为金华田园智城开发建设公司提供了2亿元委托贷款,贷款年利率高达17.03%,宋都股份为浙江八达建设集团提供了一笔1亿元的委托贷款,年利率为12%。
  
  “房地产除外,还有哪些行业可以支撑融资成本在20%以上甚至25%以上的呢?”某基金子公司人士反问道,制造业根本不行,这也是众多理财产品曲线投入房地产的重要原因。
  
  就委贷年利率看,最高的是浙江龙盛提供给东田控股集团公司一笔905万元委贷,贷款利率高达25%,竟然超过了目前认定高利贷的红线——银行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4倍,也就是24%。其委托贷款给临安汇锦金昕房地产公司(下称临安汇锦)两笔共计1.9亿元的贷款,年利率均为23%,用途均为支付工程款。
  
  在浙江一带发展类金融业务的香溢融通则更加有代表性,目前其核心业务是担保、租赁、典当、委托贷款等类金融业务,正在探索财富管理业务。据其管理层一位人士介绍,“之前负责委贷的有杭州事业总部和宁波事业总部,又加了财富管理事业部,新设投资公司后会对整个类金融业务进行调整”。
  
  需要值得注意的是,香溢融通的委托贷款几乎全流向了中小房企,贷款年利率集中在18%以上。其中,在给上海星裕置业公司(下称星裕置业)、东方巨龙投资发展(杭州)公司(下称东方巨龙)、杭州京庐实业公司的5笔合计1.12亿元的委托贷款中,香溢融通均收取了20%以上的年利率。最高的一笔东方巨龙2000万委贷,香溢融通收取了21.85%的年利率。
  
  钱生钱的资本游戏轻松进账,秒杀了不少辛苦做实业的大佬。从综合收益看,不少上市浙企去年对外委托贷款的收益达到了千万甚至亿级别,如浙江东方和浙江龙盛委托贷款收益分别为3259.8万元和4279万元、香溢融通对外委托贷款取得的损益是1.04亿元。
  
  其中的风险,早已经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央行在2013年的金融稳定报告中就曾指出,“部分上市公司为追求高额收益,盲目发展非主营业务,通过银行贷款和发债等方式融入低成本资金,用于发放委托贷款或购买理财产品,不仅可能导致上市公司主业空心化,影响实体经济发展,当贷款项目或理财产品出现风险时,还可能将风险倒灌回银行体系”。
  
  4上市浙企委贷出“意外”
  
  伴随着中小房企陆续陷入倒闭潮,把它们当做“摇钱树”的上市公司也深陷其中。
  
  “浙江有很多房企老板本身是做制造业的,后来看到房企暴利就转去做房地产,甚至不惜求助高利贷,供大于求后房子卖不出去,资金链很容易断裂。”熟悉浙江房市的一位房地产分析师称。
  
  所以,给房企做委贷泛滥的上市浙企更显“凶险”。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波导股份、浙江龙盛、香溢融通、慈星股份等4家上市公司委贷发生了展期、逾期甚至涉诉,涉及金额约6亿元,其中中小房企委贷占93%。除了慈星股份,其余3家上市浙企问题均出在给“中小房企”提供委贷。
  
  主营业务是手机与配件的销售及软件技术服务费收入的波导股份,目前有高达1.9亿元的委贷流向了4家中小房企,其中提供给淮安弘康房地产公司的(下称弘康房产)的5000万元委贷本来应在去年8月到期,但波导股份董事会将其延期半年至今年2月6日。到期后弘康房产仍未还款,波导股份董事会再为其展期至今年8月6日,委托贷款年利率15%不变。
  
  在两次展期公告中,波导股份并未公告展期原因。5月7日,其董秘办人士称,“委贷到期,他们想继续贷,我们想继续放,就展期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事实远非如此简单。弘康房产于2007年成立,法定代表人兼实际控制人是李先华、卞慧芳夫妇,从波导股份获得的5000万元委托贷款是以其持有的弘康兴旺角项目中建筑面积为1.08万平方米的商业用房提供抵押担保,并由二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日前弘康房产及李先华夫妇正陷入一场与民生银行的诉讼中。4月30日,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告显示,民生银行上海分行诉弘康房产及李先华夫妇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已被受理,将于今年8月份开庭受理。之前,民生银行就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起诉过,但是李先华夫妇以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没有管辖权为由上诉,今年4月24日,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我们不知道这个事情,他们有房产证在我们手上押着,并且已经在上交所备案过了。后续如果有什么进展我们会及时公告的。”上述波导股份董秘办人士称。
  
  浙江龙盛目前的对外的委托贷款有8笔共计4.2亿元,全部投向了4家中小房企,其中浙江天亿集团2000万、东田控股集团950万、临安汇锦1.9亿元、上海宝燕投资集团2亿元。其中,浙江天亿集团委托贷款年利率为15%、东田控股高达25%、临安汇锦高达23%、上海宝燕投资三笔为18%和16%。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2年末浙江龙盛给东田控股做了4笔共计1.07亿元的委贷,利息均是25%。
  
  风险与收益是成正比的。“做房产项目,一般资质越不好,要的利息就越高,老板也会同意。”上述基金子公司人士表示,但是有些还是不敢做。
  
  高收益也给浙江龙盛带来了高风险。截至去年末,东田控股和临安汇锦共计约2亿元发生展期。浙江龙盛年报显示,这两笔均为非关联交易。
  
  然而,事实也许并非如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知,去年初,浙江龙盛将临安汇锦10%股权以1500万元价格卖给了浙江天亿集团。因此之前其与临安汇锦之间至少存在参股关系,但是其2012年和2013年的年报中,均将他们之间发生的委贷归类为“非关联交易”。记者多番拨打浙江龙盛董秘电话,但均被告知“其不在办公室”。
  
  在江浙一带做类金融业务的香溢融通更是麻烦缠身。截至去年末,其分两笔提供给星裕置业委贷共计3700万元逾期并涉诉、分两笔提供给东方巨龙共计5000万元展期并涉诉,另外给浙江中仑建设4000万元、金都房地产集团4000万元、给宁波金晨四季房地产公司6000万元、给象山歌德建材公司2500万元等4笔委贷均展期。进一步数据显示,香溢融通提供给杭州京庐实业3500万元委贷和高新技术实业开发公司2300万元委贷也均涉诉。粗略计算,光香溢融通的展期、逾期、涉诉的委贷就高达3.1亿元。
  
“目前房企的形势不好,一些突发情况相对较多,如流动性突然偏紧、法定代表人突然出事情等。在行业不太景气的情况下会提高风控标准,比如加强企业本身现金流、景气度等的尽职调查。”香溢融通一位管理层人士称,另外对委贷抵押物,折扣做得也比较低。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优户网 [http://www.chinauhu.com]
不容错过
即刻成为优户会员,感受不一样的优户
优户公众号,随时关注最新业内资讯
优户网二维码背景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优户网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我是企业客户
 

错误信息
立即注册 继续加班
点我远离加班
X
联系我们
X
优户网微信二维码
关闭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定期抽奖送币
子傲代码设计 子傲淘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