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优户网
30
2014-07
砸碎10大枷锁,中国经济才能走出当下危机
你是第 4996个围观者
如何让新创企业在公平市场竞争中成长壮大?这是李克强总理牵挂于心的事情。因为这些新创企业关乎经济发展,关乎民生问题。
  如何让新创企业在公平市场竞争中成长壮大?这是李克强总理牵挂于心的事情。因为这些新创企业关乎经济发展,关乎民生问题。
   
  据报道,实施简政放权特别是改革商事登记制度以来,全国新登记企业出现井喷式增长,今年上半年全国新登记企业168万户,同比增长57%。其中新登记私营企业158万户,从业人员达1009万人,同比增长43%。
   
  近日,李克强同新登记企业负责人座谈简政放权改革时强调:该放的放开、该扶的扶好、该管的管住,让千千万万新创企业在公平市场竞争中成长壮大,那么,我要问,政府又如何确保新创企业不被扼杀在摇篮里呢?
   
  其实,实施简政放权改革商事登记制度只是万里长征走出的第一步,未来还有很多“障碍栏”等着去解决,这些障碍我在新书《郎咸平说:萧条下的希望》里称作“枷锁”,我认为只有砸碎束缚企业发展的十大枷锁,中国经济才能走出当下危机,才会出现一片繁荣的景象。这就是我出版这本书的目的,我一向唱衰中国经济,但这一次我确实看到了希望所在,我看到政府部门正在逐一的解决这些问题。
   
  那么,我所说的十大枷锁是什么呢?今天我把我所说的十大枷锁与读者分享,以让政府决策者们尽快认识到。
   
  第一大枷锁:审批枷锁
   
  中国经济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管制,是管制经济。行使管制权力的方式就是审批,是层层审批,是事先审批。
   
  这一点不用我细说,做过企业的都清楚,用“是一部血泪史”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像刘铁男掌管的那种大的审批项目暂且不说,就说说企业工商年检这点小事。我有一个东北的朋友,是个小企业主,有一年企业年检递上去几次都未通过。幸好一个朋友提醒他,然后通过了。通过的原因是他在执照里夹了500元人民币。后来这个朋友告诉我,这是潜规则。照这样算来,全国这么多家企业,每家500元的话,加在一起肯定是个天文数字,我实在不敢统计。这还仅仅是企业工商年检这点小事,那么其他众多的审批项目呢?我们统计过一个房地产企业从买地到竣工,再到给老百姓房产证,这其中要经过110多个公章,157种收费。一方面,程序烦琐得要命;另一方面,每一个公章背后都有一次和公权力的交锋。所以李克强总理说,简政放权是预防腐败的釜底抽薪之策,也是释放市场、激发经济活力的基本之策。希望这些中央政府下放的权力交到地方政府手中不要变了味道,变成他们的敛财工具。
   
  十八届三中全会说,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我的理解就是不让政府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作用。
  从三中全会到现在,已经取消或者下放了416项审批权,但是还有上千项可以取消,远远不够嘛。看到“下放”这两个字我就头疼,我个人的建议是能取消的就尽量取消,“下放”的审批权越少越好。
  不打破这些形形色色多如牛毛的审批枷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只是说说而已,中国的经济就不可能走出今日的萧条,什么创新、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之类的话就会成为空话,腐败也只会愈演愈烈。
   
  第二大枷锁:垄断枷锁
   
  据我的观察,今日中国的垄断至少有四种情形:一是政府垄断,以土地为主;二是国企垄断,以基础设施、资源能源、通信和出版传媒等为主;三是官商勾结形成的垄断,以服务业为主;四是市场竞争形成的垄断,各个行业都有。大家耳熟能详的是前两种垄断,根据三中全会的文件要求,想必会逐渐破解。第四种垄断,恐怕中国还没什么破解之道,因为我们距离那个阶段还很远,至今还没看到什么有影响力的案例。最令人发指的则是官商勾结形成的第三种垄断,例如出租车行业、大型食品批发市场等等。其中对于出租车行业,我曾多次呼吁取消数量管制,消灭份子钱,因为这是造成老百姓打车难